论坛发帖免费上拍丨2000位高端收藏家在线竞买
加微信号:gdgwscyjvip​ 进入私人收藏家论坛
丨拍卖头条
匠心中国·大匠之风|王侠军 乾坤既白八方新气
来源:网络 | 作者:1106 | 发布时间: 2021-01-13 | 6 次浏览 | 分享到:
来源:宝库匠心馆 王侠军   著名陶瓷艺术家   中华瓷器文化复兴者   王侠军,无疑是这个问题最有资格的回答者之一。从演员、导演、琉璃艺术再到白瓷艺术,条条通达美的路径以同一频率汇聚在他的人生传奇中,是温暖有声息,是璀璨绚烂,还是安静肃穆,是大璞如琢?对美的终极探寻,注定是一些人终其一生的使命。 陶瓷艺术家王侠军   大白若辱 大方无隅   色彩是文化的图腾。   从公元前五千年左右黄帝时期开始,中华民族便开始了色彩崇拜的历史。黄帝之后,历经商、汤、周、秦,帝王们根据‘阴阳五行’学说(五行的顺序为水、火、木、金、土,分别对应黑、赤、青、白、黄),选择色彩象征。在‘自生其明’而‘首先黑白’之殊的基础上,渐渐以色彩与天道自然运动的五行法则建立关系。   作为几乎与东方文明共生的古老艺术,陶瓷也是中国色彩文化最生动的传承载体。龙泉青瓷、德化白瓷、景德镇的青花、釉里红。。。瓷器具有无可比拟的艺术生命力与生活气息,承载着国人的色彩崇拜。在光怪陆离的影坛与万千颜色的琉璃世界中浸染了数十载的王侠军,在对于色彩的认知和感受上无疑有绝对的天赋。终于在15年前,开始接触到白瓷艺术时,便认定这就是他要的颜色。 王侠军观赏白瓷   白色是历史最悠久的色彩之一。‘五行’说把白色与金色相对应,证明中国古人感觉到白色象征着光明,列入正色,表示纯洁、光明、充盈的本质。在王侠军看来,白色,在现代的语境中是受到一定程度忽视的。老子说“上德若谷,大白若辱”,以白色强调一种道德的内敛,深邃与包容。白色,是东方哲学中君子风范的色彩表象。“也希望承接十四世纪以来,欧洲人所惊艳的东方白、珍珠白甚至称为白金的光荣历史。我们瓷器的白叫做“明白”。是一种自信、光明磊落的白,是一种中性的白。我们希望把这个白和我们说的时尚感结合”王侠军这样说到。 《千秋吉象》   王侠军花费大概上十吨的瓷土,用不同比例的配方去寻找这种白,通过不断地试验,各种白色的比较,参考历史上各种对“白”的诠释,最后终于找到这种他觉得最能代表现代的,有坚持和自主性的“白”,称之为“明白”。“日、月、为明,我们希望不论白昼黑夜,这种白能永远呈现自我。而明白就是我说的本色。” 《千军万马》   八方新气  “形”外之音   陶瓷在本质上是一门最抽象的造型艺术。尤其是在色彩不承担主要的表意功能的情况下,大部分的象征性意蕴便要通过造型中的线与面来勾勒传达。   传统陶瓷器物习惯以“口、颈、肩、腹、足”来描述构成的各个部分,侈口、长颈、鼓腹、敛足,是历代典型的瓷器器物中常见的造型特点,流畅丰润,有着强烈的女性特征。但这些在王侠军的作品中都消融于造型架构的组织中——他以罕见创新的技法,完成超越‘花瓶’之颠、‘瓶罐’之峰的器物。他克服瓷土高温烧制的收缩、变形等问题,打造出镂空造型、大平面、九十度直角、悬吊把手,这些在以往的陶瓷史中闻所未闻的形态,如今都触目惊心地汇聚在王侠军的白瓷作品中,为东汉末年瓷器逐渐成熟1800年以来,开创了崭新的一页,一派自信利落的时代美感呼之欲出,充满了刚毅之气。 王侠军制作白瓷   在王侠军看来,这是在传统陶瓷造型美学中阴阳协调的一种尝试,是一种均衡协调刚柔并济的美感,更是‘望之俨然,既之也温’的君子雍雅。王侠军的代表作之一《晴空万里》,为掌握水平垂直均衡的美感张力,作品全身仅凭单点连着荷叶底座的泥坯,造就了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结构之美。 《晴空万里》   “中国瓷器从东汉末年至今,都是用底部“坐”在桌上,我给瓷器增加了两只“脚”,第一次让它“站”起来,正象征伟大民族工艺的再次振兴。”这种不破不立、大刀阔斧的胆识与魄力也正是由王侠军的传奇人生所造就,他总独领风骚,于玻璃他被喻为‘中国现代玻璃之父’,带动中国人现代玻璃艺术和产业的逢勃发展,于瓷器他的革新获奖无数,从荣誉院士到年度艺术家等等,而被称为‘中华瓷器文化复兴者’,这次则是风起云涌瓷器复兴的期盼。早年曾从事过设计、摄影和广告,也曾以演员和导演的身份享誉影坛。后又远赴美国研习玻璃创作,回台成功将台湾玻璃艺术推上国际舞台,被评为世界三大玻璃艺术名家之一。在如日中天之时,他却找到了另一个意趣——陶瓷,并且果断地投身白瓷艺术创新的漫漫征途之中。然而,他阅尽万千风华的人生与历程,所造就的开阔视野和厚重积淀,直接体现在他的白瓷艺术作品中,大胆进取又谦冲包容,为传统的陶瓷艺术带来了“八方新气”。 《紫气东来》   所有的艺术都印刻着时代的表情,唐为盈、宋清奇,明匀衡,清艳丽,历朝历代的瓷器都有着各自鲜明的意趣,与当时的审美与民俗相交融,王侠军认为早已脱离了功能的目的,打造另类“瓶罐”的时代性和情绪性是至关重要的,他藉清代顾炎武‘寓道于器’法、儒合一的命题,落实瓷器的新美学,并留下时代的印记,他以殿堂的端庄映照优雅的华丽,以简约的光影层次替代繁复的笔触色彩。无论是美的情景营造或者文化的底蕴投放,都要强调它现代的思绪。他希望他的作品能够后通过互动的情绪让大家体会到现代生活中的多种可能性和今天应有的自信利落的美感。   当代官窑  极致匠心   官窑,庄重雍容典雅卓绝的中国陶瓷美学的集大成者,更是在时代人文背景下,匠心技艺所能企及的极致标准。王侠军用“当代官窑”来期许自己的白瓷创作,始终坚守追求极致的激情,而对千年中华瓷文化、伦理价值、美感意识的一脉传承,依然保持匠人的穏健初心,紧守承前启后重中之重的延续精神,胸懐观古、思今、照远的理念,在历史道统与当代断裂间精准的把持拿揑,务必持续进化。对于传统的瓷器器型,面对瓷土高温瓷化15%以上的收缩比率所引起的龟裂和软化变形等物理特性,已然是常常功亏一篑,更何况是这些令人惊心动魄的造型,也匹配着这样令人触目惊心的成功率,甚至能低至千分之几。但这让世人动容的美,不就是在这千分之几的坚持中,透露出来? 宝库匠心馆    上海中心大厦38楼
丨鉴定收购
丨书画头条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原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推荐阅读
丨玉石头条
丨钱币头条
丨瓷器头条

关键词阅读推荐

版权所有 © 上海希文艺术品有限公司 2019-2022 保留一切权利   沪ICP备19031063号-2   沪ICP备19031063号